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爱国 敬业 诚信 友善                        中交二公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欢迎您莅临检查指导工作!                        

 

匠人匠心铸就“西北第一桥”

 

时间:2017-11-16 来源:党委工作部

作者:杨玲 摄影:陈干


    9月14日,牙同D标项目承建的海黄大桥胜利通车。四年磨砺,这座“西北第一桥”横空出世,高高伫立在黄河源头,为公司再添一张桥梁名片。
    该桥为双塔双索面钢混叠合梁斜拉桥,桥长1743.5M,主桥长1000M,主跨560M,跨越黄河公伯峡水库,是青海省首座大跨径钢混叠合梁斜拉桥双塔双索面钢混叠合梁斜拉桥,也是目前西北地区跨径最大的斜拉桥;主塔设计为H型,南塔高193.6M、北塔高186.2M,钢主梁采用上字型截面,构件之间采用高强螺栓连接;斜拉索采用低松驰镀锌高强钢丝,全桥共88对176根斜拉索。大桥是牙同高速公路的标志性建筑,建设规模和施工技术堪称“西北之最”,其所处的地理位置也非常特殊,北塔位于海东市化隆县,南塔位于黄南州的尖扎县,境内为藏、回为主的少数民族聚居区。
    项目难点诸多。一是路桥隧并举,有效施工期短,进度节点控制难度大。二是地处黄河上游,大型水上设备社会资源馈乏,吊装设备只能采取散拼的方式,费时费力。三是工程质量要求高,但原材料质量较内地差,且早晚温差大,砼质量控制要求更高。四是安全风险高。
    项目亮点纷呈。一是方案优化节成本,全国范围内首次在桥梁工程施工中采用浮桥方案,较原驳船(无动力))+卷扬机的方案更加便利、快捷,对需连续施工的质量更有保证;在桥面板的C60砼青海省内尚无成功配比的情况下,通过甄别优选外加剂,成功破解,得到省质监站高度认可;塔柱施工方案凭试验数据说话采用加粉煤灰、加矿粉的双掺技术,节约成本200万元,质量各项指标均符合规范要求;大体积砼养护采取先铺薄膜保住水气、再铺土工布增加湿度、最后覆盖棉被保温,遇到极端天气还要增加外部热源加温的方案,最大限度减少了裂缝。二是技术攻关创品质,开展了高寒高原地区砼性能研究的课题,主攻高强度、高性能砼配合比设计及耐久性研究,通过制作1米见方的试验块进行试验,广泛借鉴行业内各种养护经验,针对项目所处地区气候条件进行优化组合,最终得到最佳方案;进行了《短线匹配法预制桥面板施工工法》研究, 992块桥面板各有独一无二的身份证,在预制阶段先根据38个类型进行初步分类,然后再根据各自钢筋位置进行精确分类,出厂后按生产日期和类型进行位置存放图的绘制,安装时按图索骥即可,保证了现场安装的精度和速度,杜绝了一块错块块错的连锁反应;通过对钢梁强度进行计算,桥面湿接缝浇注改“一缝一浇”为“两缝一浇”,每浇注一次节约7天,缩短总工期两个月。三是规范管理创信誉,项目始终以冲击鲁班奖为创优目标,桩基100%I类桩,获评青海省标杆工程、平安标杆工程;大桥建设期间,省委书记王国生、原省长郝鹏、副省长韩建华、人大主任、政协主席等领导先后莅临项目视察并一致给予好评,省交通厅、高管局多位领导对项目给予高度评价。
    安全卫士
    2016年6月,双塔双索面斜拉桥结构的大桥主墩施工离封顶越来越近了,超过180米的高度让安全部长刘伟时刻如履薄冰。
    “刘部长,我又拿到奖金了,请你吃个饭吧”,南主墩作业班长吴绍江连续几个月被评为安全生产先进个人,咧着的嘴怎么也合不上。
    刘伟拍拍他的肩膀,说“你们都安全了,我就最高兴了,你好好犒劳工人兄弟们吧”。
    “那这次就不客气咯,下个月我再拿了奖金你可一定要陪着弟兄们一起乐呵一下”,吴绍江满脸诚意,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头。
    “好好好,等下个月真拿到了再请不迟!快去张罗吃饭吧,都赶不上二路汽车了都”,湖南伢子刘伟脱口而出的东北腔一下把大家都逗乐了。
    “那咱们自己去吧”,吴绍江不再坚持,带着班里的工人们喜气洋洋地朝着街上走去。夕阳照射下,给这群汉子镀上了一圈金色的光晕。阵阵微风吹过来,他们的对话一字不落地钻进了刘伟的耳朵里,“这个考核制度就是好,安全管好了,不仅能多拿钱,还对老板、对咱们的家人都有交待”,“大家伙加油呀,下个月、下下个月、下下下个月,我们都不能落下”……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刘伟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也不由得想起项目刚开工时的种种艰难。桥梁施工尤其是大型桥梁施工所离不开的大量特种设备管理就是难点之一,一直以来都由安全、机械两个部门共同管理,虽然相互有配合有监督,但职责不清、无法做到无缝对接的弊病也很明显。“必须实行监管分离”,在刘伟的坚持下,虽然分管经理、部门负责人都一时无法适应,经常为分工的事争论得脸红脖子粗,他审时度势,牢牢抓住了新员工入职这个机会,手把手地教机械专业毕业的李洋最短时间里进入角色;机械部独立管理各类设备的模式不知不觉中得到大家的认可,因为塔吊、电梯、龙门吊等所有特种设备都有专人负责,每10天一次专项检查,无论调度、保养、维修都更显专业。
    “刘伟是一个勤快、细心、有责任心的年轻人,干工作任劳任怨,这个项目安全风险高,多亏了他”,同事们都这样评价他。而属于他的这一份赞誉是他自2010年入职以来的厚积薄发。九江长江二桥是他参建的第一个项目,从那时候起他便天天守在现场,看别人怎么干、怎么管,常说“最危险的地方,要自己亲身去体验”,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知道哪些是重点,只有抓到了重点才能得到别人的响应。
    技术控
    2016年12月24下午16时,大桥主梁顺利合龙,3mm以内的精度让一班技术控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们为了这个目标可真是拼了!
    挑战从2016年元月21日钢梁0#块吊装开始。那是晴冷的一天,虽然气温极低,但明媚的阳光让人心情舒畅,尤其是采用支架法吊装的起步段安装后测量的偏差都在允许范围之内,大家仿佛看到了大桥如雄鹰展翅般横空出世。殊不知当头一棒接踵而至。“轴线和标高都跑偏了”,对讲机里传来测量队长焦急的声音。“已连接的所有螺栓全部损坏”,吊装班班长懊恼的声音紧接着也从对讲机里传了出来。桥面吊机在0#块上拼装好后,用七拱八翘来形容已经定位的横梁、小纵梁一点不为过。
    “不要慌,总能解决的”,五十多岁的副经理谢前光虽然也是第一次指挥此类吊装,但他半辈子积累下来的经验就是大家的定心丸。他叫来总工、吊装班长和现场技术员,从随身挎包里掏出图纸和粉笔,在地上“推演”起来。足足半个小时后,只见几人不约而同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上使劲拍打着腿,脸上却都笑开了花。“用千斤顶调整,再通过横梁进行固结”的招让所有人可算是安下了心。
    进入标准梁吊装后也并非一帆风顺。不懈摸索后总结出三节横梁在地面安装好再一次吊装的方法,既快又省还安全,可就是时不时地来一段小插曲。那是11月23日凌晨2点多, 20#墩E6梁段张拉完成了,负责监控的董博士雷打不动地在现场例行测量。“孙总,今天测的高程标高高出了8.1MM呀,我们马上到你办公室会合,”再加上测量工程师,几人后半夜里不眠不休,测算来、分析去,最终把原因锁定在温度变化上,且一直熬到上午10点,所幸是个阴天,在没有日照的条件下又进行了一次测量,看到得出的数据跟分析的情况吻合了,悬着的心才算是落下来。也是从这天起,大家对测量数据有了更为科学的判断,技术分析时又加进了温度因素。
    提到这董博士,钢梁吊装到最后几乎是无误差合龙,离不开他们的严谨。“桥梁施工监控组那帮博士们也真够变态的”,每次进行索力调整时,现场技术员都会嘟囔几句,因为博士们要求每个块段的标高偏差必须控制在5mm以内,这对长12米、宽28大的大家伙来说实在太难,但嘟囔归嘟囔,哪怕是冻得瑟瑟发抖,每次都在晚上7点半以后,或者是凌晨5、6点的时候进行测量,通过两次张拉达到最佳状态。“那段时间,也多亏了测量工程师们,无论什么时候叫,一定在半个小时之内随叫随到,哪怕是刚结束前一个任务刚刚躺下”,董博士对项目的技术员们也是惺惺相惜。
    老谢与小李
    老谢是大家都称之为“幺哥”的副经理谢前光,小李是有“小神童”称号的工程部长李立坤。他俩一老一少都是宝。
    小李常说“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接到的每个任务做好,能力不够努力来凑。”这好象不应该是三岁半上学、18岁大学毕业的“神童”的内心世界吧!但事实就是这样。2016年8月初,9号索挂索,上晚班的小李照常来到现场,可白班的穿锚具任务没有完成,这也意味着当晚施工任务的准备工作没有就绪。“回去咯,难得舒服一回”,同事们纷纷兴高采烈地撤了。唯有小李,小心眼活泛起来,“之前都好好的,今天怎么突然这样呢?”好一阵探究,原来之前的8根索长度都在100米以内,赶一赶都能在白天之内完成所有准备工作,但从9号索开始长度增加了,白班按以前的安排自然没能在光线条件好的情况下穿好锚具。原因找到了,可怎么解决呢?带着困惑,小李琢磨到深夜,提出了利用主梁作业队紧钢梁螺栓的时间,提前装好将斜拉索锚具的方案,既不影响结构受力,也可以很好地利用时间。
    除了是个“金点子”,小李还是个小暖男。现场的工作千头万绪,他总是千方百计处理妥当,顺带还要当好后勤部长,或者提前一点回到驻地为现场加班人员准备好宵夜,或者把水和泡面送到现场。“我这才哪跟哪呀,真让人佩服的是谢经理”,在小李眼里,谢经理绝对是神一般的存在。
    一次晚班遭遇暴雨,不能进行测量,半夜一点才下班的小李在微信管理群里把晚班的情况做了介绍,并@了相关技术员和作业队,安排凌晨5点再进行现场测量。凌晨6点,小李准时出门,远远看到桥上已经有一个熟悉身影在活动,“谢经理,这么早啊,晚班的活还没完呢”。“还不是因为你在群里发的消息”,五十多岁的谢经理一直没有玩手机的习惯,但自建了管理信息群后,老眼晕花的老谢也时髦了一把,当上了“手机控”,时不时要拿出来看看,随时关注现场动态。
    “陈干一点不关心老同志,每次回家探亲窝还没暖热就催着回来”,谢经理经常笑着跟大家抱怨。其实他基本没有请过假,基础施工阶段,老鼻炎的毛病因高原气候影响愈发严重了,但他一直坚持到下构承台绑扎钢筋的时候才到西宁做了手术,医生说一侧的息肉已基本堵住了,可想而知在这样空气本来稀薄的条件下该是多受罪。而且他永远是那个上班最早、下班最晚的人,只要有他在现场大家就踏实,因为不管是设备出故障、还是工序不流畅,他准能想办法来,充分利用现有资源进行吊装组合,如焊支架、用卷扬机等,维修施工两步走,既不会增加成本,又不浪费时间。大家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实干、经验丰富、点子多,就是小李顶顶佩服的。
    幸运的“姜大胆”
    “这个岗位也是激烈竞争后得来的,再说没有哪个岗位是离开哪个人就转不了的,所以我倍加珍惜,要干就干好”,姜伟当上机械部长最初并不被大家看好。卯着劲,他越干越好,大家自然也对他刮目相看了。
    姜伟管着44台套大型设备,居公司国内项目之首。他首先坚持的是“每台设备不能带病作业,更不能耽误前场生产”,反复给兄弟们强调“机械怕的不是使用,关键看保养到不到位”。而且更是这么做的,几年下来,他手里的大型设备每台每月保养成本仅30元,节约的修理费应该不只是万儿八千吧。除此之外,他还有一点让大家不得不竖大拇指,那就是心细胆大。
    2016年4月,钢梁开始吊装,18吨的桥面吊机如何上桥面的问题摆在面前。姜伟二话不说拉着技术员胡树祥上了现场,对着荷载16吨的塔吊反复研究,测高度、算力距,但怎么也找不到能吊起18吨的依据。“只能做减法了,化整为零”,受到桥面板的启发,他提出将桥面吊机1.5吨的底座缷下来,使主机重量降到16.5吨。“还超0.5吨,我不敢负这个责”,塔吊司机举手反对。“你好好研究塔吊性能了没,规定荷载之外都有一个保险系数,0.5吨是在系数之内的”,姜伟据理力争,并指挥着试吊了3次,对高度、转向、刹车都做到了心中有底。正式起吊的时候,他又做了双保险,待吊到50米高度时,对面的另一台塔吊迅速接上力,保证了万无一失。
    8个月后的12月28日,主桥合龙进入倒计时,没料到关键时刻北岸侧的吊机突然出现故障。情急之下,姜伟按照大家初步商量将合龙段的桥面板用平车转运至起吊点,倒到桥下再运到南岸侧利用南岸吊机吊装的方案,迅速作好了安排。正待开始往平车上吊桥面板时,他回过神来,“这样倒两天也完不成呀,直接影响到30日的合龙仪式,这可不行”。不知是不是受拼图游戏的启发,反正尤如神助一般他计上心头,先把平车的车箱高度增加,装好桥面板后倒行至北岸侧合龙口边缘,然后指挥南岸侧吊机把臂杆伸到最长,不考虑编号的情况下从北向南向前铺装桥面板,平车利用现铺的桥面继续向后倒,只到所有桥面板全部铺完,最后再来按编号调整位置。从上午10点,到下午6点半,原计划2天也不一定能完成的任务,8个半小时神奇地完成了,为第二天的精调、焊接创造了条件,更保证了筹备了一个月的合龙仪式如期举行。
    “打铁还需自身硬,干一行就要钻一行懂一行”,有了这个兜底,姜伟他能不胆大嘛!

 

 

 

 

信息发布:企业文化部

 

[关闭本窗口]

 

中交二公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egjyc.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制作与维护:中交二公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

您是第 4995633 位到访客人!

网站备案号:鄂ICP备07014551号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