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爱国 敬业 诚信 友善                        中交二公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欢迎您莅临检查指导工作!                        

 

行行“摄摄”的老纪

 

时间:2017-4-20 来源:党委工作部


    我,纪顺利,同事们口中的老纪,媒体朋友们口中的纪老师。从少年时代开始,便与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如今,行行“摄摄”已近花甲,也算是个有一定“身份”的人咯:人民图片网、摄影中国—视角新国企、视野网(浙江日报)签约摄影师,中国交通报、浙江日报通信员,桥梁杂志特约通信员。
    闲时之余打开封存的照片,一个个熟悉的画面、一张张可爱的笑脸、一座座飞跃江河湖海的“彩虹”……不知不觉把我带进时光隧道,那么遥远却又那么清晰,似乎又唤醒了我的青春记忆、我的成长历程、我生命中的感动。
    第一次邂逅
    那还是少年时代,小胖带着我、革命,还有另外三个不记得名字的小伙伴,到他家里玩耍。
    “这是你爸吧,穿着军装真帅,我要能穿着这身衣服照个相就好啦!”墙上挂着的几个相框吸引了我们的眼光,尤其最中间那张,黑白照上作了人工加彩,格外精神。
    “没问题呀,我爸的衣服就在衣橱里,还有一个宝贝也让你们开开眼”,小胖趁着妈妈不在家得瑟起来。先从柜子里拿出来一个白布包袱,打开来正是他爸爸照片上的那件衣服;接着又拿出一个长方形咖啡色皮盒,只见他神秘地将前盖打开,竟露出两个人眼一样的圆圈。“看看吧,这个叫120照相机,我爸的相片就是从这里出来的!”我们几个不约而同凑了上去,我更是伸出手想摸一摸,可被小胖那小子紧紧护在怀里不让摸。但从这时起,我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它。
    跟着肩挎相机和军装的小胖,我们屁颠屁颠地来到兴庆公园 。
    “这一个胶卷可只能拍12张,咱们排队轮流,谁捣蛋就不给谁拍”,小胖端着相机那叫一个趾高气昂。
    “我来给你拍吧”,小胖给大家都拍完了,我鼓起勇气毛遂自荐。没想到小胖竟爽快地答应了,还手把手地教了我,“端稳相机,看着取景框,把人和你想要的景物框在里面,右手拨动手轮,看清楚了按快门就可以”,还告诉我有太阳的情况下用1/125秒的速度、11的光圈。
    最激动的还是第二天从照相馆取回照片,12张照片竟然张张都象那么回事。从此我对照相机魂牵梦绕。
    梦想成真
    直到1983年,女儿两周岁生日那天,我梦想成真,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135相机。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无法理解,计划经济时代能买这样一台相机有多难。
    那天,我和老婆去镇上给女儿过生日,又路过那家熟悉的照相馆。熟悉是因为每次经过我都会进去,不是照相,而是欣赏橱窗里的照相机。“相机卖吗”?“都告诉你多少次了,这是样品不卖”。可能是缘份吧,这一次我没有恋恋不舍地离开,而是找到了经理软磨硬泡,磨了半个小时的嘴皮子终于感动了经理,同意把这台海鸥牌135单反相机卖给我啦。但185块钱咋办呢?感谢老婆,她啥也没说,跑到银行从仅有的200元存款中取出了180元。捧着梦寐以求的相机回到工地,当晚就好好得瑟了一把,为女儿和小伙伴们美美拍了一回。从那以后,工地上谁家孩子过生日、结婚办喜事都请我去拍照。
    时间长了,单纯的拍摄也满足不了我了,学冲洗放大吧!买了一本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暗室技术》教材,自制了“暗室”,倒腾了印相设备。这“暗室”其实就是卷起来的被子,一头用绳子绑起来,一头人钻进去,摸黑把胶卷从相机里取出来,再用起子把胶卷盒盖去掉,把胶卷绕在冲洗罐的中轴轨道上,最后放进罐里冲洗;当然,作为成长的代价,被我洗废的胶卷也有一箩筐呢!那印相设备就复杂多了,先自己动手制作了一个印相箱,在里面安装一个乳白色灯泡做光源,和一只放大镜头充当放大机,然后在宿舍的一角用床单围成暗室,接下来洗脸盆、坛坛罐罐全上阵,有的用来显影、有的用来定影、有的用来漂洗;没有上光机,就贴在玻璃上,等家人都睡了,打开5W红色灯泡。
    从那时开始,一有空我除了背着相机到处转,就是钻进宿舍的暗室,乐此不疲。
    第一次见报,第一次得奖
    1986年,湖北宜城大桥开工建设不久,工地上开进了几辆崭新的全白色三菱混凝土罐车和卧泵车,瞬间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它们代替翻斗车运输混凝土,解决了路途浪费、费工费时等弊病,实现了混凝土运输浇筑现代化。带着新奇、还有自豪,我拿起相机,从不同角度拍下了现代化工具浇筑桩基的现场,然后赶回家冲了出来。拿着照片,也不知是照片上面的新设备漂亮,还是自恋照相技术,爱不释手,巴不得让全天下的人都看到。咋办呢?宣传栏张贴的《筑路通讯》让我灵光一闪,平生第一次投出了我的“摄影作品”。接下来就是等呀等呀,半个月后终于盼来了新一期的《筑路通讯》。由于汉江宜城段全是流动泥沙,地质复杂,有一根桩打了一个多月才成孔,《筑路通讯》刊发了《来之不易的一根桩》通讯稿,再配上我拍的照片,真正图文并茂啦!
    从此,我更加痴迷。三十年过去了,局报刊头换了一次又一次,编辑部的编辑换了一茬又一茬,我的工作岗位和职务也换了一个又一个,但不管怎么变,我跟局报始终靠着一张张照片“千里风筝一线牵”,给局报投稿成了我工作生活中的一种习惯。除了大型活动、完工通车等大场面,见证历史变迁的重要时刻,我还喜欢拍一张张黝黑生动的脸庞,拍他们在钢筋、水泥、混凝土的包围中,在水中、高空的劳动场面。为了拍出有主题有故事的好特写,我完全可以做到无我哟!追踪工人的身影,站着、蹲着、跪着、躺着,甚至趴在地窝里、上到两百多米的高墩顶上;时常还要跟他们聊家常,缓解他们的羞涩和尴尬。我要感谢身边这群朴实的兄弟们,他们也成就了我。湖北钟祥撤县建市那年举办的摄影大赛中,我的十幅照片参展,其中一幅破桩头的照片获得了二等奖。照片中一位老石匠站在有2米高的桩头上奋力的举起铁锤砸铁销,仰拍的手法下显得更加高大威猛,强烈的视角冲击,讴歌了路桥工人大无畏的奉献精神。
    时刻准备着
    第一次获奖让我更加自信,也清楚地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因此更有了学习的动力。
    1998年元月,襄十高速公路指挥部推荐十堰电视台到我们剑河大桥项目部拍摄《青春的火花》专题片,时任项目工会主席的我承担起配合协调工作。这可是我第一次接触摄像,满怀期待,终于迎来了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制组。为了偷师学艺,我也真是拼了!从素材、场景、人物安排,到现场拍摄,与摄制组形影不离,卖力的跑前跑后,扛着三角架爬高下低,哪里需要就到哪里。看到我的诚恳,摄像大哥们也都有问必答,教会了我什么是分镜头,什么是推、拉、摇、移,为什么到一个地方不是马上拍摄,而是多踩点、确定最佳机位。
    最大的收获还是为我几年后使用数码相机打下了基础。从2003年开始,我接触的第一台数码相机是211万像素的索尼DSC-F505K,操作虽然简单,但拍出的效果略偏色、偏暗。咋办?还是自己琢磨,对着说明书弄懂了P、M、A、S各个模式的区别和特点,掌握了菜单的调整,照片效果自然是越来越好。话说“学海无涯”,对更新速度极快的数码设备,想跟上潮流必须是不停地学,十几年里我硬是靠自己琢磨,学会了使用电脑以及QQ、EMEAIL等通讯工具,和数码照片处理、视频编辑等软件,拓宽了我与其他爱好者的交流渠道,也给自己的作品插上了翅膀,向各个媒体分分钟投稿!
    通过摄影作品和摄像视频,我与各个地方的媒体朋友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很多反映我们企业和工程形象的照片,媒体朋友们会主动向我约稿,是不是有点“家有好女不愁嫁”的意思,呵呵!

 

信息发布:企业文化部

 

[关闭本窗口]

 

中交二公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egjyc.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制作与维护:中交二公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

您是第 4614017 位到访客人!

网站备案号:鄂ICP备07014551号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