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出行 为军运会助力添彩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爱国 敬业 诚信 友善                        中交二公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欢迎您莅临检查指导工作!                        

 

危险之中谱写青春之美
——港珠澳大桥测量队副队长苏尕军

 

时间:2016-3-3 来源:港珠澳大桥项目部

作者:张贯 摄影:纪顺利


    7、8月份,港珠澳大桥施工海域进入台风高发期,为了将台风有可能造成的工期损失降到最低,青州航道桥的施工人员日夜奋战,大桥主塔不断攀升,这也意味着苏尕军和他的测量队员们的工作危险性也在一天天增大。
    苏尕军是港珠澳大桥项目测量队副队长,现年30岁,从事测量工作已经7个年头了。7年来,除了需要细心算出各类数据外,他最大的感触就是这项工作需要极高的勇气,更需要蓬勃的朝气。
    90高的立锥之地
    当大桥施工陆续从水下基础转为水上下构,为了使塔柱施工准确、及时,苏尕军必须每天带着小伙伴们按时来到测量点。要到达测量点,仅仅携带仪器就成为一项麻烦的事,装测量仪器的箱子大且重,背着它还要走一段并不平坦的工地道路。到了测量点,每个测量任务都需要他和队友一起完成,队友将仪器架设于测量控制点上,他则需手拿测量棱镜到对面墩台乘坐电梯到塔柱模架下平台,再顺着阶梯爬过7层模架,上到十多米高的劲性骨架寻找站点。一般情况下,他只能用一块宽度约30cm的木板搭在骨架的定位框和平撑上作为站立点,立足点小也就罢了,更让人害怕的是从塔柱底部到站立点的高度有90米呀!他必须集中所有注意力,但凡重心往左或往右偏离一点点,就有可能掉下来。所以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在模板和劲性骨架之间移动时不能使用安全带外,整个测量过程必须全程系上安全带。
    这样的危险已是苏尕军的工作常态。自古以来,军队打仗都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而对桥梁工程来说,历来都是土未动工测量先行。2012年7月,苏尕军从象山港项目转战港珠澳大桥项目,放下行囊便开始了开工前控制测量工作,主要负责2个跨海段共3个海中测量平台。正值酷暑,为了避开白天高温,港珠澳大桥管理局测量中心要求将测量作业安排在晚上。这可是雪上加霜呀!不仅测量平台面积小、乘船携带大量仪器上平台比较困难、光线不好、爬梯小且部分被海水浸润长满了苔藓等克服起来费劲;更令人头疼的是属于亚热带海洋性气候的珠海,8月几乎天天有阵雨,同时可能伴随大风。一天凌晨1时左右,苏尕军和队友们正紧张工作着,忽然一阵冷风吹过来,“大雨要来了!赶紧收起仪器”,俨然已是经验丰富的老水手的苏尕军果断发出命令;果然,不一会大雨骤降,瓢泼一般,而且风越吹越大,来不及收好的雨伞瞬间被吹断,他和小伙伴们一人抱着一个水泥墩,任凭风吹雨打,尽管眼睛睁不开,浑身上下被灌了个透,却始终紧抓着设备不松手。
    70高超级无敌海景楼
    如果说开工前控制测量工作苦,茫茫大海中就几个人,接下来的桩位测量和钻孔平台放样绝不是一件轻松的活路。
    打桩船的桩架会定期用黑机油养护,很滑。上面唯一能够测量到桩的位置是离水面有10米高的抱桩器,悬出桩架平台且是活动的,掌握平衡需要技巧。“我们每次要同时上去2个人,一个读数一个测量,上去的人必须穿救生衣,所幸我们都有一身‘燕子功’,居然没有一次险情发生”,苏尕军貌似轻松,但从他与队友们瞬间交换的眼神中读出的却很多很多。
    打桩完成后,紧接着是钻孔平台的施工。钻孔平台施工前需要测量放样出平联的位置和墩中心线,测量点就在刚打设的钢管桩上,为了便于行走,会提前架一根宽约20公分的型钢。但仅凭人力是没有办法上去到钢管桩上的,要先进到吊篮里面,由浮吊把吊篮提上去。“在吊篮里面飞翔,刚开始有点害怕,慢慢地也很享受”,苏尕军他们时常会向同事们炫耀,可上去以后的囧态他们通常是闭口不谈的。他们从吊篮出来后就只能站在仅一只脚宽的型钢上面,下面是汹涌的海水,双腿会不受控地打起哆嗦。为了保证工期,同时为了避免高温高温环境下导致数据误差,苏尕军和队友们再次选择了夜间测量。有一次测量骨架定位框,平台上的灯光照不到骨架上面,月光也没有,苏尕军嘴叨着的小电筒、一手拿着棱镜一手扶着扶梯爬到离平台12米高的测量点位,四周黑黢黢的,只能看见下面70多米处承台上的点点灯光,他不禁吸了好几口凉气,站好后一动都不敢动,直等到另一个队友上来后,相互搀扶着拴好安全带。接下来两人就在仅有的一块30cm宽的木板上活动,小心翼翼间倒也配合默契,无论谁移动都会尽量控制住木板的抖动,还不忘开个玩笑:“多好的地段,东接香港,西连澳门,这是超级无敌的海景楼啊!”
    最近,同事们发现一件怪事,苏尕军每次从海上回到岸上后,头一两天几乎都是白天蒙头睡觉,夜晚精神头倍儿足。“咋的啦,这海上陆地就10海里之遥,难道还倒时差不成?”同事们议论纷纷。的确,他这虽不是倒时差,意思也差不多,是在倒生物钟呢!原来,为了确保施工安全和总体进度,项目对工期进行了倒排,计划在明年台风季到来之前实现青州航道桥主桥合龙,苏尕军他们的工作也就更紧张了。但考虑到温度、光线等因素对测量数据的影响,他们的大部分工作都必须在夜间完成,所以测量队全部人员经常性通宵工作,偶尔闲下来也是白天睡不醒晚上睡不着。就说最近几天吧,大桥索塔的中上部结构施工,为配合安装索管钢锚箱,他们已经连续熬了3个通宵了。他说:“我们这是为走出国门打基础的节奏呀,哪天被派去国外项目,回来就不用倒时差了。”
    失误是最大的危险
    测量工作除了危险,其高度的精确性也是丝毫疏忽不得的,用“失之毫厘,去之千里”来形容也不为过。在港珠澳,120年使用寿命对任何一个质量控制环节都提出了严格的要求,每每队友们稍有懈怠,苏尕军都会跟他们说起自己的那一次失误。那是一次塔柱模板测量,开始时都很顺利,但最后一个角差1.7CM怎么都合不上,他和立棱镜杆的赵伟分头检查,可从数据计算、数据记录、仪器的测站、后视、棱镜设置等都没有问题。最后还是赵伟提出看看仪器参数,这一看不打紧,苏尕军惊出了一身汗,原来当天白天用过仪器,温度参数设置的35度、湿度参数设置的60%,因为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在晚上作业,这天晚上也就习惯性地没有重新设置相关参数。“对不起大家,我检讨,但希望大家都能记住这次教训,我们的任何失误都会造成巨大的损失”,苏尕军很快调好了参数,但之前所有的作业都必须重新来一遍。队友们一个个上来拍拍他的肩膀,暗暗庆幸事故没有发生,也对测量工作有了更深的认识。
    “测量这行真的挺辛苦,尽管充满了挑战,但我深爱它。眼下我最大的愿望是港珠澳这座跨世纪工程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完成,必竟我们为它付出了青春”。自工作以来,天天爬高上低,在钢筋水泥丛中穿梭,总免不了刮刮蹭蹭不断,但他无怨无悔,因为他身边有一群相互关爱、配合默契的小伙伴,他们在危险之中谱写出壮丽的青春之美。

 

信息发布:企业文化部

 

[关闭本窗口]

 

中交二公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egjyc.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制作与维护:中交二公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

您是第 5986954 位到访客人!

网站备案号:鄂ICP备070145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