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出行 为军运会助力添彩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强 民主 文明 和谐 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爱国 敬业 诚信 友善                        中交二公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欢迎您莅临检查指导工作!                        

 

三十年如一日展现奉献之美
——记襄阳东项目工班长沈仁俊

 

时间:2016-3-3 来源:襄阳东项目部

作者:徐红霞


    “我今年最大的愿望就是等项目主体工程完工后请假回家看看老父亲”,寡言少语、憨厚朴实的沈仁俊最近终于下定了决心,不是他不想父亲,而是着实放不下手头的工作。参加工作近三十年,他请假的记录廖廖可数。
    初中毕业的“香饽饽”
    很多人可能听到沈仁俊这个名字会感到陌生,但提到“沈眼镜”大伙一定不陌生,一副酒瓶底般厚度的眼镜就是他的名片。这副眼镜没有赋予他文化人的身份,但厚厚的镜片折射出的朴实和善、聪明执著的光芒令人佩服。他1985年顶替父亲进入工程队,从起重工干起,经过30年磨砾,早已是木工、钢筋、混凝土、爆破等各工种样样精通,前前后后在二十几个项目干过,无论在哪个领导眼里都是最让人放心的一把技术好手。2013年,他根据多年来积累的起重工作经验完成了长达数千字的论文《关于起重作业中的安全管理》,被授予中级技师职称,这对于仅有初中文化的他而言是那么不易,但他做到了,靠得是什么?应该是他三十年如一日的坚守和坚持、默默无闻的探索和付出。如今他早已是众多“私人老板”眼中的“香饽饽”,但面对无数次外单位或个体老板们伸来的橄榄枝和高薪水,他总是淡定的一笑而过。
    他的父亲是第一代桥工,几十年风餐露宿、肩挑背扛,给他和母亲没有带来更多的物资财富,只在将接力棒交给儿子时,送给他一句叮嘱“干活要踏实、做人要老实”。也正是这笔无形的精神财富陪伴下,他三十年如一日,埋头苦干、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被大家冠以“不用扬鞭自奋蹄的老黄牛”美誉。
    生活中,他总是一幅不紧不慢、不冷不热的状态,长期的工地生活已将他本来就不多的生活情趣消磨殆尽,妻子为此很是不满。但只要开始工作,他立马就象变了一个人,风风火火、干净利索。多年担任工长、班组长,他没有学会一点“颐指气使”的派头,总是苦活、累活、脏活抢着干,从不怕吃苦受累出大汗,除了睡,吃喝拉撒全在工地更是司空见惯的。
    别样的工地青春
    三十年漫长岁月对于一个弱冠少年来说,意味着青春不在。而今已近“知天命”之年的沈眼镜虽不能说功成名就,但他坚实的步伐一路走来,身后留下一串串闪光的脚印,他无怨无悔。如父亲一样,他辛勤的付出虽没有让他腰缠万贯,但他收获了对桥梁工程中各种作业工序的了如指掌,用丰富的现场管理经验,给一个又一个科班出身的技术员们的快速成长提供养分。
    1995年公司承建南昌新“八一”大桥,首次进行大跨径斜拉桥施工,与当时的路桥建设劲旅湖南路桥同台竞技,各负责一个主桥索塔施工。没有技术储备,更缺乏人才储备,但箭在弦上,不光要发还要有力的发。沈眼镜进入了领导的视线,由他领班的一支20人突击队迅速组建,从桩基到塔身,500多个日日夜夜里,白天他与大伙一样轮班作业,晚上还要连夜看图纸、算数据,并作好第二天的人员、设备、材料等安排,已记不清有多少个难关被一一攻克,终于在1997年国庆节前率先实现主塔封顶,向香港回归献上了一份厚礼。
    1998年,全长5Km横跨鄱阳湖的江西湖口大桥在特大洪水到来之前,完成主塔桩基施工,取得决定性的节点胜利。这也是由沈眼镜领班的作业组的又一杰作。面对4米的桩径,首次采用“冷冻法作业”,沈眼镜和他的兄弟们没有发怵,酷热的盛夏里,地面温度持续在35℃以上,而20多米深的桩孔里却保持在零下12℃,40多度的温差让他们反复承受着冰与火的煎熬。作为班长,沈眼镜总是第一个带头下到孔底,打炮眼、填炸药,然后又是最后一个撤回到地面上,每次瑟瑟发抖地回到地面,顾不上其他的,先撤掉瞬间结满霜的眼镜,还不忘打趣地说,免费体验一下从南极穿越赤道的感觉,不错!
    2010年,湖北谷竹高速上马,他作为骨干首批进场,并被委以工区长之职,这可是他生平第一个“官职”。岗位和职责变了,但他爱岗敬业精神和认真负责的态度不仅没有变,而且更加严谨细致。无论春夏秋冬,他骑着辆摩托车风里来、雨里去,穿梭于各工点之间,各类问题总是在第一时间被解决。“换位思考”是他解决问题的一大法宝,尤其在处理与当地村民的矛盾和纠纷中。一次下大暴雨,由于施工机械停放的原因,村民的稻田和房屋被积水淹了,面对蜂拥而至的村民,他只撂下一句话“请你们相信我”,放下刚刚端起的饭碗,连雨衣也顾不上穿,叫上几名工人赶到现场,挥锹挖沟放水,两个小时连续作业,终于排除险情,村民们递上滚烫的姜汤水……
    父亲的电话
    从谷竹项目转战襄阳东项目时正值2012年冬,一马平川的平原上汉江奔涌不息,他负责的汉江特大桥主墩施工必须在这个枯水期内完成平台搭建。寒风中,他带领工人兄弟们与天斗、与水斗,一根根钢管桩象从水中长出来一般稳扎于江中,一个个平台如搭积木般相继完成,很快隆隆的钻机声奏响了襄阳东项目建设的交响乐。看着原本干巴精瘦的手冻成了“红馒头”,脸上也被吹开了一道道口子,妻子哭了,他却笑着说:“这算个啥子嘛,还值得哭鼻子!”就在兄弟们奋力冲刺时,重庆老家打来电话,长期患病的82岁老父亲再次住院了,但面对项目刚进场人手不足且水中施工时间宝贵,他最终还是默默地撕毁了请假条,怀着极大的愧疚给父亲打了电话。“我也是在桥工队干过的,爸爸理解你”,老父亲颤抖的声音让他心如刀绞,同时也让他更加明白作为一名桥工必须要承受的东西。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声,他暗暗地发誓:等忙得差不多了一定回去看看老父亲!

 

信息发布:企业文化部

 

[关闭本窗口]

 

中交二公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egjyc.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制作与维护:中交二公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

您是第 5986954 位到访客人!

网站备案号:鄂ICP备07014551号